小楠

冲田组清安忠粉~总司大人沼底沉浸多时~尝试自己产粮中~(๑•̀ᄇ•́)و ✧

【冲田组】囚夏(上)

本来是想参加冲田组祭来着,时间赶得不太巧,是考试周的时候开始活动的,放假后开始写并没有写完。。。活动赶不上就各种咸鱼写,本来也不是想写很长来着,结果和之前一样又是越写越多。。。结果马上又要开学了,干脆把写完的部分先放出来。《等待》我不会坑掉的,这两个我会找时间填坑的,我保证(跪拜。。)

*CP无差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大量私设

*上篇主清光戏份,安定没太来得及出场,可以接受请继续~

---------------------------------------------------------------------------

       燥热的夏风拂过本丸细长的走廊,让本已进入浅眠的少年皱了一下眉头。加州清光无奈的翻了个身,离开了已经被身体熨热的地板,试图找一个能让自己接着安睡的姿势。经过几度翻身,清光终于失去了好不容易找到的睡意,不由起嘟嘴有些恼怒的说道:“虽说是惩罚,主上也太过分了,这么热的天气去田当番,皮肤会晒坏的。”

     “谁让你不听命令,贸然前进,把自己弄成重伤的。”一个轻快又稳重的声音从转角处传来,紧接着,一个穿着红色内番服的少年捧着一摞洗好衣物转过了转角。

     “至于你也来挖苦我么,国广。主上明知道我最讨厌田当番了。”清光眼也不睁,又翻了个身,接着嘟囔道。

     “主上也知道你肯定不会好好干活,躲到阴影里来睡觉。”堀川满意的看到清光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就算是知道那个点,安定的掉率比较高你也太急了一点。”

      清光没有答话,时间好像静止了几秒,只有炎热的夏风从两人之间吹过。一滴汗水划过清光白皙额头,滴落在地板上。清光抬手揩了一下额头,坐起身来。“大概是吧……就算我再着急那个笨蛋不想来也还是不会来,真当自己那么稀有啊。”

       堀川叹了口气“别担心了,该来的时候早晚会来的。啊,兼桑在叫我了……”说着便小跑着向走廊尽头的高大男子奔去了。

       清光看着夏风吹拂的麦浪又坐了一会,仰身躺回走廊的木质地板上。“这种时候,要是那个一身冷色系的家伙在的话会不会凉快一点啊……”脑中又不由得浮现出那个长着碧眼的那个不可爱的男孩的身影。稍远处的灌木中,蝉声喧嚣。



      不知道为什么,大和守安定一直都没有来。

      自从本丸里的刀剑渐渐多起来,与时间溯行军的战局变得稳定之后,审神者一直没停止过对接安定回本丸的各种尝试,可安定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一点来的迹象。审神者在无数次锻刀失败后,大半夜冲到了清光的卧室,哭着对他又是道歉又是诉苦,说不知道为什么安定的刀魂没办法附在锻出来的刀上。清光看着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审神者,看着她背后一脸凶相的长谷部,被喧闹声吵醒的粟田口派的孩子们在门边慢慢聚集起来,远处的走廊上传来了一期一振略带焦急的脚步声。在一团混乱中,清光手忙脚乱地接受了安定不会被锻出的事实。

       自那之后又过了很久,清光在战场上也更加认真的寻觅,却也未曾见过大和守安定的身影。

       时间在出阵与内番的间歇中,在无数个安定与那个人都慢慢淡去的梦里慢慢流逝。夏天,再次来临,燥热如当年离去的那个夏日。

    


       清光端着半杯清酒倚在红松木的旧窗框上,漫不经心地向下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艺伎、平民、浪人,偶尔还有巡逻的新选组队员。

     “以街道上异常热闹嘈杂的景象来看,现在的时间大概是衹园祭的前夕。时间溯行军的目标会是池田屋事件么?每次时间跳跃都会有四到五天的偏差,那从明早起开始调查时间也是足够的。只要这群家伙没有喝到宿醉的话。”清光默默地想着,顺着并不宽敞的房间里传来的酒瓶倒下的声音瞥了一眼身后的队员们。喝了酒的兼桑已经给短刀们讲故事讲到不亦乐乎,旁边的国广一副憧憬又担心着酒量的样子继续帮兼桑斟着酒,药研在一片混乱中敏捷地抢下了五虎退和乱刚斟上了酒的酒杯。“早知道就不那么主动的领队来幕末了,明明只能远远的看一眼而已,当时我脑袋一热都在想些什么啊,这样就变得更想见面了嘛。”清光叹了口气,抿了一口清酒,皱着眉头碎碎的念道“总司说的没错,他家的酒确实不好喝。”

       次日清晨,趁着街道上行人稀少,第一部队按照计划离开了旅馆分头行动,散入了人群中。虽然以时间上来说时间溯行军出现在新撰组的可能性极高,为了以防万一,清光还是决定先采取固有的调查方式,分别确定这个时代的重要历史人物身边时间溯行军的气息和空间波动。

       凭着自己的一点私心,清光让自己亲自去调查新撰组的情况,本来兼桑想说些什么,却被国广笑着打断了,短刀们对对这段历史比较熟悉的当事人之一去调查重点对象倒没有任何异议。本来让清光有一点害怕被推翻的调查分配倒也就这么轻松的定了下来。

     “一、禁止与历史重要人物的接触;二、尽量减少与历史中人物的接触;三、低调隐秘地行事……”清光不得不在心中默念起了执行任务的原则,在这原来越熟悉的街道上,在记忆中变得越发清晰明了的风景中,心跳有一点加速,仿佛马上就会看到那个人带领着巡逻的队伍从前方的街角走来,那时候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一切的一切都与记忆中完美的重叠,明明已经离开了几百年,已经睡了几百年。

       仿佛是在逃避什么似的,清光离开了大路,闪入了一旁的巷道继续前行。思绪也在不停地转弯与躲避早起的孩童间慢慢平复。远远地能看见巷尾有一家店铺竟是早早地开业了,还有客人断断续续的出入其中。出于好奇,清光走近看去竟是一家医馆,当他从我竟然不知道里屯所这么近的地方有一家医馆的思虑中醒来的时候已经鬼使神差地跟着患者走进了店内。四下打量了一圈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便趁着医师取伤药的空档翻了翻桌旁的病例,没两页手便停住了,那一页的下方赫然写着冲田宗次郎的名字,看页数也不过是昨天。“那个人隔段日子便会偷偷地离开屯所一次,竟是来了这里么,他也真是厉害呢,瞒了我们这么久,若不是那晚他吐血倒在我身边我也不会知道。”想着,清光合上了那本病历,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医馆,快步继续向屯所前行。想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到处都留下了那个人的痕迹的地方,在自己被回忆淹没之前。“你什么时候这么优柔寡断了加州清光,你现在可是主上的加州清光。”平日被保养的姣好的指甲狠狠地扣在手心里,清光突然低头对自己发着狠说道。焦躁的内心逐渐变得冷静,他慢慢地摒弃杂念,变回了那个在任务中无往不胜的加州清光。“这都已经是发生过的事情了,一切都只是历史而已。”

       走在屯所前的街道上,看着不远处屯所的大门,清光从怀里拿出了时间溯行军气息探测仪熟练地按下了开机键,指示灯方闪了两下就瞥见一队身着淡葱色羽织的人从屯所大门拐了出来,只消一眼为首那人的身影就深深地烙在了眼底仿佛要灼伤他的眼睛。记忆中已经模糊的样子瞬间变得清晰,曾经熟悉无比的身影正在慢慢地靠近,虽然已做好了心理准备清光还是愣了片刻,急忙调整气息不着痕迹地隐入了一旁的暗巷里。不一会,浩浩荡荡的队伍便从他身边通过了。那个眼角缀着泪痣的拿着黑鞘打刀的孩子亦步亦趋地跟在为首那人的身后,眼中闪着憧憬与兴奋的光晕。那个人依旧和记忆中一样没心没肺地笑着,好像在和身旁的队员说什么有趣的事情,突然他回身揉了揉身后那孩子毛茸茸的脑袋,弯下腰大概是说了什么鼓励的话语,那个孩子变得更加雀跃起来。清光竟感到有一点点吃醋,又摇了摇头摒去杂念,嗔怪道:“笨蛋安定,你是想一直待在总司身边才一直不来的么,就不想见我一面么。”清光待队伍走过,准备继续靠近屯所才想起来看了一眼检测器的结果,亮起的红灯显示百米以内确实有时间溯时军的气息。“果然还是要在这里下手么。”清光收起了探测仪,轻巧地攀上屯所一旁的屋顶,向屯所内张望,心里盘算着如果自己没有记错各番队的轮值表的话,今天是总司巡逻,那离池田屋事件还有5天,也确实是在传送时间误差范围内。清光望了一眼方才队伍离去的方向,突然觉得按照巡查时间来说,刚才巡查的队伍走得晚了点。是总司又睡懒觉了吧。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