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楠

冲田组清安忠粉~总司大人沼底沉浸多时~尝试自己产粮中~(๑•̀ᄇ•́)و ✧

【冲田组】等待(上)

#有原创审神者
#cp无差
#ooc严重


感觉好像睡了很久,又好似是一恍惚间。再一次睁开眼睛,与断颈离去的血红记忆无缝衔接的,是一个初夏慵懒又恬静的庭院,不能继续守护那人的心酸和保护了那个人的疲惫的满足还如离开的那一刻涌在心头。他重新闭上了眼睛,虽然已经看到了一旁坐着的女人,但他需要一点点时间来消化这股浓郁的感情。只消一眼,就都已经明白了,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无论是景物的变化还是灵魂深处的那股沧桑的感觉,过去要先放下了,面前的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新的主上,在主上的面前怎么可以露出不可爱的样子呢,她也应该会回答我的疑问。再次睁开的红宝石般的凤眼中已经遣散了伤感与疲惫,满满的笑意从眼底溢出,用最可爱又讨喜的声调:“我是河下之子,加州清光……”

这里不是过去也亦非未来,本丸存在于时间的夹缝之中,守护历史就是我们的任务,审神者是这样说的。审神者可以以灵力召唤出历史上有付丧神显现的刀剑作为自己的刀剑来共同完成使命,这也是折断的我也能出现在这里原因。当我得知这件事的时候,除了自己能够在本丸里再次活过来的窃喜,还有另一个令我兴奋的念头‘这样说来,安定说不一定有一天也会来到这里’。而实际上这个念头并没有让我兴奋很久,作为这个本丸的初始刀,作为一名没有经验的新就任审神者的近侍,我并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些事。每日游走于锻刀室和传送室之间,实在忙不过来时不喜出房间的主上也不得不到刀装室帮忙刀装的材料配比。本丸的成员们以短刀居多,出阵的战力不够充足,我要充当主战力又要远征获取资源,队伍数量运转不开的本丸每个人都在忙碌。自打长谷部先生来了之后,主动帮我承担了一半的工作,但每天都还是忙忙碌碌。每天早上,我都为了能在一早的出阵前涂好指甲而早起,那次不小心在涂指甲的时候睡着,笔一抖就画到了手指上,正巧被主上撞见被打趣了好久,说什么没想到平时对外貌一丝不苟的清光也会有这种时候,但那天还破天荒的大幅度调整了队伍的配置,给我放了一天的假,我果然是被爱着的呢。

本丸的一切都开始慢慢步入正轨,刀剑的数量多了起来,有时还能轮到一个无需出阵也无需内番的假日,终于清闲下来的日子让我再次想起了当初曾期盼过的事情,但那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虽然在房间里试主上新买的指甲油也很美妙,但我还是不会拒绝主上让我作为近侍的请求的。自打本丸里的刀剑们渐渐清闲下来,主上的宅魂算是彻底爆发了,整天待在房间里画出各种各样奇怪的符文让我们代为效劳。看她现在的样子,半个月前领头在各个工作室前指挥也真是难为她了呢,我在心中腹诽。我拿着锻刀的符文走在去锻刀室的路上,盛夏的热浪越过池塘一股股的吹来,闪着金色磷光的水面和着四面聒噪的蝉声凝为静止而祥和的庭院,令人沉醉而困倦。演练场里,藤四郎兄弟们在药研的指导下一起练习战术。亲手把他们一个个接回本丸的我看着他们在一起欢声笑语的样子,不知为何有一点羡慕,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忙碌的我忘记了。

主上交给我符纸让我接一把肋差回来的时候我是没有想那么多的。所以当我看到在符纸的作用下从由四面汇聚而来的淡金色的灵力之中显现的黑发付丧神时我确实是震惊的,当我看到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时更加确信了我的猜想。“你是国广吧!!你是国广对不对!!”脱口而出的焦急语气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大概是故人重逢的惊喜吧,身体也有些激动的颤抖。虽然也曾幻想过再次见到这些熟悉的面孔,但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天,来的还不算太晚,毕竟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本以为会再也见不到了。黑发的付丧神的自我介绍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也是明显的一愣,然后从眼中溢出了激动而惊喜的笑容,“清光,好久不见,能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我坚信绝没有认错人,虽然分别的岁月已经改变的他的外貌,自己的猜想在对方的口中得以证实更是另填了一重喜悦。“国广你的头发变短了呢,衣服也和原来不一样了呢,不对,我应该先带你去见主上!!”好像有一点太激动了呢,差一点误了正事,不过看着印象里温柔却认真拘谨的国广露出那么欣慰喜悦的笑容,他大概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吧。我扯住他的袖口就往主上的房间跑去。

面对还没有坐稳就直奔主题提问“对不起,请问兼桑来了么??兼桑到这里了么??”的国广,我看着对面和我一样一脸黑线的主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救场。好在国广在最初的激动过后好像意识到表现得不太妥当,开始重新的自我介绍打破了僵局,我也就就势坐在了桌子侧面,听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顺便让自己从方才的兴奋中冷静下来想一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既然国广都来了,那果然总有一天安定也会来的吧,他的外貌也会有变化么?像国广那样。正想着,隐约听到聊天的声音“本来是在一起的,后来政府下了费刀令就分开了”我愣了一下,废刀令?没有听过的事情,我所不知道的后来的历史么?平时寸步不离的他们两个后来竟然分开了,那平时什么都靠国广照顾的兼桑该怎么办呢。还没等我继续想下去,主上突然笑着说“和泉守兼定,兼桑么,总有一天会见到的。那清光呢,清光你也有想见的人么,也是在等着谁么?”突然转向我的话题让我稍愣了一下,“是呢,有一个想见的旧友”脑海中再次闪过安定的脸庞和蔚蓝如晴空的眸子。



-------------------------
本来想一篇写完来着,没想到越写越多,再加上新年咸鱼,到底是没码完。。。。。
本话主清光视角,安定一个不小心咸鱼了,不怎么出意外的话大概下一话把安定放出来。。。
应该算是我故事构成里最欢乐的铺垫部分吧,虐的还没出来(毕竟冲田组本身就很虐)当然虐不虐我也不确定,毕竟文笔渣,构思渣,我不知道能不能写明白呢😂😂😂

评论

热度(22)